有用與冇用 得力錦囊
白板上的一點 心靈之鑰
一切從愛開始 教學的光與熱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點燈人
給一位曾令我心痛的同學的信
 
誰搬走了我的乳酪﹖

相信不少老師已經看過《誰搬走了我的乳酪?》。在這本薄薄的書中,曾為你帶來什麼啟示呢?對本計劃來說,這故事內容充滿危機預防及處理的訊息,正好為最後一期校園危機支援通訊的心靈故事篇作為閉幕。

故事描述兩隻老鼠及兩個小矮人於乳酪迷宮奡M找乳酪的故事。小鼠們憑著直覺天天勤力定時找乳酪;而兩個小矮人則靠分析及推理去找。一天,他們共同找到一座看上去可供終身享用的乳酪山,於是,他們不再去其他迷宮找乳酪了;小矮人甚至將找乳酪時穿上的波鞋及工具棄用,天天安舒地享用乳酪。

一天清晨,乳酪山不見了,小鼠們便立即穿上波鞋,帶備工具再上路。小矮人卻震驚萬分,終日不能接受事實,不停思索是誰偷走了他們的乳酪,意志一天一天的消沉下去。其中一個小矮人終於抵受不住那種失落沉鬱的氣氛,雖對前路感到迷惘及恐懼,但最後仍建議找回工具動身過著以往冒險但進取的生活,可是另一小矮人卻無意再上路,認為就算找到了乳酪,味道亦不會一如以往般的味道;因此,只留在洞內思索、挖掘,期待別人歸還原來的乳酪。

其中一個小矮人開始動身再上路時,他自覺擺脫了一直由自己所製造出來的恐懼,心境變得異常舒暢,日子雖艱苦,但每天顯得額外精力充沛。

校園危機就如乳酪山失蹤一樣,並不是完全不可預知的,有些地方是有跡可尋的,例如:乳酪的味道有變嗎?堆積越來越少嗎?從這堣瑑o大家去想想:我們有否注意到學生的需要正受到社會、家庭的影響而改變?因循舊有的校規、教學方法、校園環境及個人裝備,能否應付突如其來的校園危機?危機真的如洪水猛獸般?還是一個機會呢?假如你是小矮人,你會選擇居安思危?還是安於逸樂,於危機出現後則徬徨無助及只懂抱怨呢?

如果我是小矮人,我會選擇前者,將「校園危機化為轉機」!

 
「點燈人」

世界的運作、生命的轉化,乃繫於有人不住的點燈。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祂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就點亮了萬物。

日本電影「鐵道員」說的是一位盡忠職守、至死不渝的鐵路工人的故事,
電影的高潮是他那早逝的女兒翩然重活眼前,象徵生命對這位孤獨老人最大的回報。
這個鐵道員的故事令我想起<小王子>書中那位忠於職守的點燈人。

這位點燈人住在一顆最小的行星,每天的工作就是點燈、熄燈。
小王子這樣描述他:「他點亮街燈,彷彿使一顆星星或一朵花復活了。
他弄熄街燈,讓花兒或星星睡覺。這是一種美麗的職業。既然是美的,便是有用的。」

點燈、熄燈,就是這樣周而復始、循環不息,彷彿很枯燥罷,
但如果這樣的工作能叫一個生命有活力,或叫一個生命得著休息,
它就是美好的、有貢獻的。
我們的媽媽、我們的老師,在你我的生命中,都是只問耕耘的點燈人。

世界的運作、生命的轉化,乃繫於有人不住的點燈。
起初上帝創造天地,祂說:「要有光」,就有了光。這就點亮了萬物。
然後我們也是不斷的點燃,在黑暗中點燃光明,在失望中點燃希望,在仇恨中點燃愛心。

讓我們都做個點燈人,正如小王子所說,這是一份美麗的差事。

本文蒙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允准轉載!
文章轉載自:吳思源,《願作人間照夜燈》,更新資源(香港)有限公司出版,2002。

 

 

教學的光與熱

各位老師,你有寫日記的習慣嗎?在你的日記中,會記下開心的事情、抑或傷感的事情較多呢?每次翻開日記時,你期望看見什麼呢?

有一位老師朋友告訴我,她只會在日記上寫下當天值得感恩及快樂的事情,例如:眼見一向頑劣的學生,竟在畢業禮中向我說出道謝;一名經常鬱鬱寡歡,只帶著冷酷無情的面孔上學的學生,竟帶著笑容向她說早晨,並聲言每天都會如此行,為的是答謝她的啟發。至於,每天遭受學生不禮貌的對待,家長盲目的責難,她只會寫在樹葉上,然後任它隨風而去。

我好奇地問這位朋友,為什麼將開心的事情寫在日記簿上,不開心的事情寫在樹葉上?她回答:「我想將學生一點一滴的成長作為我的記憶;而那些工作上的怨氣隨著樹葉飄去而消失」。

記著學生的成長,有助燃燒教學的熱誠;忘記學生及家長所帶來的怨氣,才能騰出心中的空間,去承載更加多的開懷事情,以至在教學生涯中開懷自由地發出光與熱。

 
一切從愛開始
有人曾在比利時做過一個實驗:將一隻鴿子和一隻燕子捉來,把牠們帶往城外235里的地方,然後在第二天早上再把牠們放走,讓牠們自行飛返原處。結果燕子用了一個多時返回城中,速度比一般汽車還快了一倍;鴿子則用了四小時多才飛回。燕子可以飛得這樣快原來這隻燕子是從燕巢中捉來,燕巢中還遺下幾隻等牠餵哺照顧的雛燕──牠為了愛牠的兒女,所以併命飛回自己的燕巢去。

出於愛,沉重的工作也變得輕省;出於責任的工作,輕省也顯得沉重。愛使我們看不見艱難,只會拚命盡全力。基於責任,只會想著如何可以省點工夫;出於愛,就會想如何可以多做一點,即使沒有要求的,也不介意去多做。

老師,你對教學工作是出於責任?還是愛?
即使工作有多艱難,你仍願意給學生多一點愛和耐性嗎?

父子兄弟間相愛本出於天性,
如要講利害,就失去了家庭的溫暖。
夫婦結合本出於情愛,若以經濟為條件,
就失了相愛的本意。(馬太褔音22:34-40)

但願老師和學生之間…一切從愛開始。


 
心靈之鑰

一根粗大的鐵棒,想直衝入屋內,可是被一把堅實的大鎖攔阻,任憑它費盡力氣,也是無法把大門打開,進到屋內。

細小的鑰匙對大鐵棒說:「讓我試試吧!」然後輕輕鑽進鎖裡,身子一扭便輕易的把鎖打開了。

大鐵棒疑惑的看蚙_匙,鑰匙說:「我了解它的心。」

其實每個人的心,就像上了鎖的大門一樣,無論你用多粗的鐵棒也不能把它撬開。惟有用愛心、關懷,才能把自己變成一根細膩的鑰匙,進入別人的心中,了解別人。

老師,如果你想學生敞開心門,真心的信任、尊重及支持,你必須要先學會用愛心真誠的對待他們、關懷他們。
用愛心真誠的關懷,比起用權威的教導,更能收事半功倍的果效,你認為如何?

有用與冇用

這是《莊子》裡頭的故事:

一名木匠帶著幾名徒弟到齊國去。師徒一行走到一個山路拐彎處,看見一座土地神廟,旁邊有棵巨大無比的櫟樹。 大到什麼程度呢?它的樹蔭可以容納好千頭牛在樹下休息;樹幹粗直,好幾丈高之後才見分枝,而這些枝枒,粗到可以拿來當做造船材料的,就有好幾十支。許多路人圍觀,嘖嘖稱奇,只有這名木匠瞄了一眼,掉頭就走。

徒弟們看膩之後追上師父問:「生平未見過這麼高大華美的樹木,師父怎麼不看就走了呢?」

沒想到徒兒眼中的奇樹神木,在師父眼裡竟然只是不值一文的朽木。 他說:「這棵樹沒什麼用。用來做船會沈,做棺材會腐爛,做器具會敗壞,做門窗會流出樹汁,做柱子會長蛀蟲。但就因為沒有用,才會這麼長壽,這樣高大。」

晚上,木匠夢見這棵大樹對他說:「你怎麼說我沒用呢?你想想看,那些有用的橘、梨、柚樹,果實成熟時,就被人拉扯攀折,樹很快就死了。一切有用的東西無不如此。你眼中的無用,對我來說,正是大用。假如我像你所說的有用,豈不早被砍了嗎?」

木匠醒來,若有所悟。他把夢境告訴徒弟。
徒弟問:「它既然嚮往無用,為什麼要長在土地廟旁邊,引人注意?」

木匠答:「它如果不長在廟邊,而在路中央,不就被人砍了當柴燒嗎?」

世間沒有絕對的標準,「有用/沒用」、「美/醜」、「有成就/沒有成就」,甚至於長短、胖瘦等價值觀,都是人為所訂定,隨時代演進而變,依社會發展而異。
老師,你的學生豈不是也有高矮肥瘦的分別,只要放下絕對的尺來衡量,每一位學生都各具特色。

莊子說:「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事實上,沒有用的用處,才是最大的用處。


得力錦囊

在你生命中,有否嚐過生命空虛,無所指望,壓力迫人,感到徬徨而無奈的經驗? 一位中年教師不單嚐過這滋味;近期,更有聲音不停呼喚著他了結生命。

輔導員聽完他的陳訴後,給了他四個「得力」錦囊!

這位老師半信半疑,但第二天還是依照輔導員的囑咐來到海邊,將錦囊逐一按時拆開。

第一個錦囊:
裡面沒有什麼,只寫著「聆聽」兩個字。
他真的坐下聆聽大自然的聲音;風聲、海浪的聲;甚至聽到自己心跳聲與大自然融合一起,譜出另一種節拍。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如此安靜的坐下來聽,因此感覺到身心都得到了清洗!

中午,他打開第二個錦囊:
上面寫著「回憶」兩個字。
回想起自己童年的天真、少年的無憂、成年初執教鞭的戰戰兢兢;想到父母的慈愛,兄弟朋友的友誼。
生命的力量與熱情重新從他的內心燃燒起來!

下午三點,他打開第三個錦囊:
上面寫著「檢討動機」。
他仔細地想起早年初執教鞭時,為了做好榜樣,為著學生的各種發展,熱誠地工作;但十多年後的今天,又為了什麼理由而繼續教學呢?為了穩定的收入?為了繼續做好榜樣教導學生?為了......他很清楚自己已失去當初的熱誠及對別人的關懷。他已深有所悟!

到了黃昏的時候,他打開最後的錦囊:
上面寫著「把煩惱寫在沙灘上」。
他在沙灘上,寫下「煩惱」兩個字,一個接一個的海浪,淹沒了他的煩惱。

你有多久沒有「聆聽」過自己內心的聲音?回憶過去的歡樂?檢討個人工作的動機?現正面對哪些煩惱?你打算如何放下它?消失了對人的熱情與動力,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你會如何重拾自己「得力」之源?讓我們在大自然中,張開雙手,重新得力吧!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以賽亞書30:15)


白板上的一點

有位老師進了教室,在白板上點了一個黑點。
他問班上的學生說:「這是什麼?」
大家都異口同聲說:「一個黑點。」
老師故作驚訝的說:「只有一個黑點嗎?這麼大的白板大家都沒有看見?」

你看到的是什麼?
每個人身上都有一些缺點,但是你看到的是那些呢?
是否只有看到別人身上的黑點;卻忽略了他仍有一大片的白板 (優點)?
其實每個人必定有很多的優點,換一個角度去看吧!你會有更多新的發現。

 

《夢想與堅持》徵文比賽冠軍作品-給一位曾令我心痛的同學的信

(如有興趣閱讀其他徵文比賽作品,歡迎購買《夢想與堅持》書籍!)

親愛的一位曾令我心痛的同學:

你這個頑皮不聽教的孩子,你為何總是喜歡跟別人作對?你的犯規行為,塗污了你成績表內的操行欄,但你知不知道,也深深塗污了老師的心扉……

但我深信,你本性不是這樣的,老師願意給你機會,願意等待你……因為,你在老師心目中,永遠都是一個乖孩子。

那天,我在案頭看一首詩,竟然發現……

昨夜

雨點悄悄前來

喚醒了荷葉上那滴水珠

也喚醒了我的夢

 

老師,雨水不斷的灑下

我的身體已經濕透

有點冰冷  有點驚怕

老師,是你,容許我躲在你的雨傘下

 

老師,是你,給我機會

我從每一個人的手中丟出去,丟到一個很遠的地方

我沒有道路,沒有方向,我不知我在那

離天堂很遠,離地獄很遠,離人間更遠……

我一定是他們不要的壞東西,像一支折斷了的鉛筆,已無力再寫、再寫

怕我羞辱他們的鉛筆,怕我羞辱他們的紙張,怕我……

老師,是你,把我撿回來,琢磨,再琢磨

使我能雀躍地在白紙上再次手舞足蹈

 

老師,是你,給我做夢

人們把我丟到一個很遠的地方,我變成了孤兒

我沒有天空,沒有土地,我不知我在哪

離天堂很遠,離地獄很遠,離人間更遠……

老師,是你,讓我尋回自己的夢,夢回自己的趐膀,在天空翱翔,並尋回我渴望到的地方

 

老師,是你,給我笑容

我被丟到很遠的地方,那地方使我不願張開我的雙眼,

火是冷的,眼淚是凝固的

我沒有感覺,沒有表情,我不知我在那

離天堂很遠,離地獄很遠,離人間更遠……

老師,是你,是你的手,把我拾回來

讓我回到校園的荷花池畔,尋回荷花的幽香,在微笑

雨水,依然不斷的灑下

但我

不再感到冰冷

不再害怕

雨傘下

老師,我想靠近你的肩膀

靜聽荷葉上水珠滴下的聲響,輕嗅荷花的清香,可以嗎?

 

孩子,老師的淚兒差點給你弄下了……

 

清晨

一個如夢的清晨

雨水還沒有停下

荷花的幽香

依然故我

 

未被蝴蝶招惹過的花

難知何謂誘惑

沒經過風雲變幻

豈易明白何為千變何為萬化

人誰無過

重要的是知錯

 

孩子,因你,讓機會發揮得有價值

天地因你而歡欣

萬物因你而雀躍

地方有多遠,都要走一趟

鉛筆折斷了,又怎樣?

孩子,你就是幾經折斷,也要寫,寫下去

 

孩子,因你,讓夢境變得甜美

孩子,你根本就擁有一雙粉雕玉砌的翅膀

來,來吧

翱遊長空的同時

記著

已為夢境塗上絢麗的色彩

不褪色,不留痕

 

孩子,因你,讓笑容換來「感性」的名字

化作溫暖的火

感人的淚水

燃燒有為的生命

編織一段動人的故事

 

孩子,你太頑皮了

惹來多情的蝴蹀

在荷花池畔

繾綣徘徊

將花香沁透別人的心窩

 

雨傘下

老師愛看你的笑容

愛聽荷葉上水珠滴下的聲響

更愛嗅荷花的清香  

                                                                          劉老師

                                                                  二零零七年秋


香港小童群益會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